【第八屆傑出校友】錢嘉陵 學長

best_08_1.jpg

【第八屆傑出校友】錢嘉陵  學長

  錢嘉陵:第七屆物理系(1965年畢)。1968年取得Carnegie-Mellon大學物理碩士,1972年獲得Carnegie-Mellon大學物理博士。現任美國Johns Hopkins大學物理和天文系教授,同時是南京大學、蘭州大學和復旦大學的名譽教授。2004年,錢學長獲得美國物理學會授予的David Adler獎;2005年獲得IEEE磁學協會授予的傑出大師獎。更於Nature、Science、Phys. Rev. Lett.等各類相關的國際期刊上發表300多篇學術論文,並擁有多項專利。1980年以來,始擔任歷屆國際磁學與磁性材料等會議顧問與主席。自1981年至今,其論文的被引用次數高達萬次以上。錢嘉陵在物理研究領域的專注與貢獻良多,期許更多東海人能效仿這份投入於專業領域的精神。

專才教育,學識根基

  談起印象中的東海,錢學長笑著說已和現在大不相同,從前八百人的大學,老師和學生都同住學校,整個校園幾乎都是熟面孔,而教學更不受制於課堂中,只要一有疑問便可以和師生們交換意見,如此的風氣奠定了錢學長物理的基礎,面對問題不需等候,讓錢學長對物理的認知也越來越深入,而當時師生關係亦師亦友,這樣的良性交流促進了校園的讀書風氣,使東海大學宛如一個學堂,大家都能專注於學問之中,培養專業的能力結合特有的通才教育,讓東海大學跳脫一般大學的風格。東海當時在七所大學之中最獨樹一格的則是沿用至今的「勞作制度」,就連現在大學林立,也沒有任何大學同東海般秉持如此的優良傳統,這些眾多的經歷讓錢學長留下相當深的印象。

理性和感性兼修

  在訪談之中我們才赫然發現,錢學長一開始想投入的並不是物理這塊領域,反而是偏好於和科學世界沒有關係的音樂,但當時除了醫科之外就屬物理是最熱門,雖然錢學長傾心於音樂,但謙虛表示因資質不足而投入了第二興趣的物理世界,做出以理性為主的抉擇,專注在推理和理論的世界中,當初懷抱的夢想雖然無法實現,但一有時間錢學長仍會去當時的藝術館欣賞音樂,時至今日還是會彈奏幾曲,對音樂的熱愛始終如一,他也鼓勵我們多去涉獵不同的東西,不要受限於科系之中。

  錢學長特別強調,不論想學習什麼,重要的不一定在於天份,而是興趣。因為有著興趣,哪怕不計名利也不會覺得累,更因為興趣,會自動自發的去研究,不會在乎會花多少時間,即使失敗再多次也能繼續不懈,每有會意所得到的成就感也會比其他事情來的大,也更會加深興趣,對於這份專門也能更有認同感,更容易去突破瓶頸,獲得更廣闊的視野。

  錢學長也勉勵我們,如同伽利略說:「追求科學需要特殊的勇敢。」應用在其他科系也是一樣,只要能積極的去鑽研,有誰又能斷言未來一定沒有成就呢?的確不計名利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但就因如此更需要有人去開發鮮為人知的領域,提供一己之力去拋磚引玉,期勉學弟妹們別受制於外界的眼光,昂首闊步前進。

教育影響求知態度

  當我們問起中外學生的學習力差異時,錢學長特別舉了個例子和我們說明:有次他受邀前往一個學術性的營隊,其中邀請當時極富聲望的講師向參加的學生們分享一些經驗或是做一些專題講座,為期大約兩個禮拜的時間。錢學長特別發現,雖然台灣學生超過總人數半數,且包含不少知名的國立大學學生,但提問時間時卻總保持緘默,舉手踴躍發言的幾乎都是海外學生。錢學長有感而發台灣的教育體制基本上是以"授"為主,加上受到台灣「升學主義」的影響,一進教室老師說的第一句話一定是"安靜",要學生聽候老師們的指示,而老師只是一味灌輸教材上的答案,學生只要熟記老師所說的就合格了,學生被迫吸收很多,卻只有"學"沒有"問"。他認為而國外重視的在於"思"的能力,老師教學時不會一味的壓抑學生,而是會盡可能的誘導學生去思考和懷疑,並且接納各式各樣的答案,再一起討論問題不合理的地方,因為這種自小不同的培養,造成了互不相同的個性和態度,這些差異造成台灣的學生在學習競爭這方面落後人家的主因。

  當我們問起錢學長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落差的時候,錢學長笑著說如果他是教育部長,他會提出幾個方式來幫助台灣學生,第一個就是軍訓教育,最好是能有一兩個月,不論男女都必須參加,對於紀律上的磨練會有相當大的幫助;第二個便是辯論能力,辯論不是吵架,你必須言之有理才能說服對方,在和對方爭辯的時候也增進了自身的應變能力;第三個是演講能力,你要突然面對底下的群眾講上十幾二十分鐘,培養的不僅是說的能力,還有面對突如其來的指示有沒有足夠的處理能力,都是錢學長希望我們提升的;第四個是寫作能力,即便有著很好的想法,那是不是能夠表達出來,寫出來的東西是否能夠打動人心,讓人能夠共鳴也是很重要的。 

  錢學長也提及現今的能力的考核已日趨於多元化,除了本身的專業領域,還有待人接物的應變能力、說和寫的表達能力等等。然而這些在課堂中是難以學得的,錢學長特別強調我們應該平時就自我訓練,因為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平常就學術上的問題和朋友討論,不就間接訓練辯論能力嗎?課餘時間去找尋空的教室,對下面的空坐位演講十分鐘,也就是演講能力的養成了;如果每天晚上睡前能回想一下一天的經歷,進而把它當日記般寫下來,不就是寫作的應用了嗎?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無論未來想往哪個方面高就,我相信錢學長提出的這些能力都是非常受用的。

獨立思維,永保自信

  除了上面的體制問題外,錢學長說到東方人教育的缺點-就是缺乏獨立思想看法,像研究這門學問是博大精深不一定會有答案的,要開竅才能夠有不一樣的看法,那種開竅不是一定要頓悟些什麼,而是要學會去跳脫大多數人的思考模式,換個角度也許能發現不一樣的東西,一旦有了不一樣的發現,也許就能應用在某處,甚至能促使新的發明,尤其在於科學中,要相信的不一定是數據,也不一定是專家的說法,那都只能僅供參考,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綜合所有之後再由自己決定結果,如同居禮夫人所言:「我們應該有恆心,更應該有自信心。」勿隨波逐流地相信,要充實自己的學識,進而培養自信,再整合所有,用獨立的思維下結論。

  錢學長說他沒什麼特別的座右銘,但他一直相信成功需要很多因素,是天賦是努力更有一部份是機運,先天因素可以靠後天努力去彌補,而運氣雖然無法控制,但學長勉勵我們,好的運氣通常留給努力的人,他相信只要盡其所能,堅持所選,培養競爭的能力及獨立的思考判斷,未來一定能擁有更廣闊的一片天空。

 

【文/校園記者顏嵩霖 2009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