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_校友服務--40週年同學會-16屆畢業40週年同學會-憶重逢

16屆畢業40週年同學會-憶重逢

  • 單位 : 校友服務
  • 分類 : 40週年同學會
  • 點閱 : 35
  • 日期 : 2014-12-01

16屆畢業40週年同學會-憶重逢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很老生的詞,但也很貼切的說明了現在的心情。

      【文理大道、路思義教堂、圖書館、體育館】...,當年在唸書的時候,覺得它們好長,好大;但現在看起來,卻覺得它們變短,變小了。光愷說的好:「同樣的東西,當年除以20,當然比現在除以60來得長,也大的多。」多麼哲理的物理分析啊!

      畢業40年了,其間也曾經回來過東海,參加過校友或同班同學的聚會,但都不曾像這次感受如此深刻。一次見到這麼多的同學,此起彼落的「還認得我嗎?」,「認得!認得!」,讓體育館裡的空氣沸騰;「來,照一張,照一張。」,開枝散葉於國內,外各角落的同學們,相聚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我沒趕上博雅的參觀,但透過下午校長的一席話,讓我瞭解了博雅的精神,也深刻認同它的理念。鄭捷事件的處理說明,讓我欽佩校長「待校如待家人」的高尚情懷。永保東海綠色環境的努力及老舊校舍修繕的經費所需,在在突顯經費上的拮据,需要校友們的資助。

      猶記得當年第一次自東海郵局信箱裡拿到的東海簡訊上敘述:「大一新生404人,大二至大四學生808人,全校學生1212人,教職員606人。」,多麼有趣的數字啊!也說明了當時的我們,何其幸運的享受了當時東海豐富的資源。如今的東海,學校規模及學生數目已十數倍成長,但治校經費已不再充裕。我們16屆的校友們已捐助了一間管理學院的研究室,讓我們繼續慷慨解囊,讓這所美麗的校園,永久屹立於大度山上。也讓這所高等學府,恢復我們當年記憶裡的驕傲。

      稟彬及志傑對這次校友聯誼活動的安排,真令人盡興。晚宴上高歌的曲目,妻說:「聽歌即知你們的年紀」。聽者莞爾,殊不知我們就是在懷念當年在東海的年輕,美麗的時光啊!再見同學們的翩翩舞姿,仍如當年的婀娜多姿,雖然如今髮線上升,耳顰斑白,但是活力依舊,熱情四射。

      金、廈之旅,讓一些曾在前線當過兵的同學懷古嘆今;欣賞人文風情之時,也令人感覺滄海桑田。戰爭時的劍拔弩張,對照和平時的歌舞昇平,對人民的生活造成的影響,何其鉅大,恐非現今兒輩所能想像。對女同學們來說,雖未曾經歷過戰地風情,只見像機不斷的拍攝,均對戰地工程之鬼斧神工,驚嘆不已!

      車上,途中,席間,我們這帬60出頭的社會精英,談笑風生,彼此鬥嘴、挖苦卻不介意,只聞歡笑不斷。又見眾人席中葷腥不忌,各桌上碗盤、酒瓶均空,食慾甚佳。而且臉不紅、氣不喘的登上太武山後,還雀躍的不斷大合照。欣見大家神清氣爽,甲子身軀依然康健。

      行程的盡頭,不但眾人外在的行囊飽滿,紛紛超重;內心裡也裝滿了始所未料的歡樂與驚喜。這近一周的節目,真令人回味無窮。這種交流,是我們在東海讀書時都未能辦到的。真是太精彩了!

      為此文時,同學及www.tunghai74.org 紛紛傳來各自拍下的照片。賭照思人,年輕時的東海生活又歷歷在目:【老王飯店、老蔡彈子房、還有我的小教堂】;每週一升旗時,向教官的「蜀犬吠日」;經濟、化工的籃球廝殺......。欣見平康依舊挺拔,風度翩翩;主立的太極表演,仍讓我相信他的球風,仍有如今之林書豪般的犀利......。

      不知10年後的50周年,還能聚集這百來人嗎? 眾人屆時可能感嘆:「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倒杯酒,我歌:「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呼的啦答呦,呼的啦答呦,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74的老友們,把握當下,珍惜所有,繼續加油了!乾杯!

(資料提供/經濟系-程大鵬)
 

【延伸閱讀】16屆校友園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