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_校友服務--第十九屆-黃聲遠校友

黃聲遠校友

  • 單位 : 校友服務
  • 分類 : 第十九屆
  • 點閱 : 236
  • 日期 : 2018-12-07

東海大學第十九屆傑出校友-黃聲遠:寵辱不驚,不忘初心

採訪撰文:中文碩三 游嘉琳、薛慧雯2018/11/3

東海是一個出口

       黃聲遠學長於1981年成為東海大學建築系的大一新生。選擇念建築系的原因很單純,「因為喜歡建築啊」,他語氣簡短而有力地說。至於為什麼會選擇東海大學,黃學長笑說,家住台北的他,被父母要求到離家越遠越好的地方學習。當然這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東海以其未知的魅力吸引了黃學長,而東海人文氣息濃厚,思想獨立且開放有趣,對當時候的他而言,更是一個重要的出口。

 

最美好的記憶,藏在東海的日常

       問起黃學長在東海五年中印象最深刻的事,他思索片刻答道,「其實沒有最特別的,但發生在這裡的每一件事都是印象深刻的」,他和東海的回憶都在日常的枝微末節裡。比如,在那個家裡有線電話都還不普遍的年代,要打電話回家還得找人少的電話機排隊等候,「所以你在講電話的時候背後還有很多人在排隊,你說什麼他們都聽得見」黃學長笑著說,「而且台中-台北是長途電話,電話費很貴,硬幣就咯噔咯噔地一直掉」。這些平常細微的事,讓人多年以後想起,臉上仍會不自覺浮起笑意。

 

「東海影響的是我對人生的選擇」

       黃學長自東海畢業當完一年兵又做了一年事才去到了美國耶魯大學繼續深造。被問到這兩所學校的差異,黃學長斬釘截鐵地說「全都不同吧,基本上是完全不同。」他想了想,兩者的差別可以用木頭與石頭來比喻。東海坐落於大肚山東側,校園就藏在樹林之中,處處都是樹木,充滿生命力,輕盈而單純。而耶魯是個小城市郊區,大多數的建築物表面都由石頭所造,石頭硬硬的特質,相對透露出西方追求持久的慾望,而東海的建築物更多的對生命循環更替的包容。

       除了環境的差異,黃學長認為也許是因為是外國人,體會到的師生相處經驗也十分不同。東海的師生關係像家人般親近,而耶魯大學,奔放穿流的國際大學開拓了他的視野,養成對所有成見的警覺,對我的影響是在於開啟我真實人生的選擇」。

 

教書是相互成長的過程

       除了建築設計,黃學長還投身在建築教育。他從北卡州立到淡江、華梵、中原、交通、宜蘭等大學持續任教多年,我們問他為何會有這樣的安排,他卻說「沒有特意安排」,他不喜歡安排好的事。「我想我喜歡跟年輕人做朋友」,他認為跟年輕人往來最有趣的就在於本質的發現,「你會從年輕人說的、想的,發現社會對一個不同世代的制約」,而這是一個相互啟蒙的過程,「因為通過真心相處,提醒了不自覺受到的局限和束縛」。對他而言,教書最可貴的還有師生間的信任,「很喜歡跟不同年纪的人單純沒有目的的往來、生活」,所以1992年從耶魯大學畢業至今已26年,黃學長從未停止過教書,他說這是他人生中很大的享受,那是一份份美好的緣分。

 

寵辱不驚,不忘初心

       關於獲選為「傑出校友」的感想,他靜默了一會兒後漫不經心地說,「活到這個年紀,你覺得獲選的學長姐們真有哪一個還會那麼在乎這些事嗎?」任何獎項在他看來應該是對別人的鼓勵,雖然得過許許多多建築大獎,黃學長卻說,「我們做的努力比獎項重要多了」。得獎雖然能讓更多人理解值得做的事,但在一不小心卻也可能會讓人離本質越來越遠。說到本質,他指了指窗外的樹、葉、光影…… 「常常就是那些沒有必要常見但卻美好的東西,比如陽光、比如彩虹,充滿開放的想象!我們願意一直活下去,不就是因為生活是有想象的嗎?」面對「傑出校友」這個榮譽也一樣,黃學長不是不在乎,他是不希望真實的本質被遮掩,「這個充滿善意的獎當然是美好的,但它美好的意義可能不是兩位想的那樣」,黃學長說,「也許這麼說,這個鼓勵更重要的是讓我有一個機緣可以再次回到我曾經很愛的地方,在不同的時空讓我跟它再有一次交疊」。很多人活了一輩子,也未必能像黃學長這般對寵辱得失波瀾不驚,但也許,只要你能有一顆對周遭生活看而有見,見而有感的心靈,你就能看見什麼是沒有必要常見卻美好動人的東西,你就會知道真實人生。

 

大學的你,請好好交朋友

       專訪接近尾聲,問起黃學長大學生涯中最重要的事是什麼,他倒是很快回答,「交朋友」。那雖然是一個還沒有網路和手機的年代,人跟人之間有比較完整的時間面對面相處,而且還要有心,黃學長跟老師同學的好交情到連老師同學的家人也認識,對他而言,東海就是像家一樣的地方。黃學長也告訴學弟妹,一定要多跟各種各樣的人往來,在餐廳打飯的人、老師的爸爸媽媽,或是在校園裡牽著小狗散步的主婦……「那些乍看之下跟你最不相同的人,卻可能會跟你有一輩子的緣分」,他說,他的人生裡都是這樣的貴人。「我不會的事情很多,但我朋友夠真,好朋友有興趣的事我就會想跟著一起做,人生的很多事就是這些好朋友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