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_校友服務--第十九屆-于君方校友

于君方校友

  • 單位 : 校友服務
  • 分類 : 第十九屆
  • 點閱 : 519
  • 日期 : 2018-12-07

 

于君方的治學之旅─因緣殊勝、回應初心 終能結出美好果實

採訪撰文:中文碩一 林稚雯2018/11/2

        東海大學63週年校慶系列活動甫於2018年11月2日至3日圓滿舉行。在今年的校慶典禮暨傑出校友表揚大會中,共有6位學長姐獲選為第19屆傑出校友。獲獎人之一,第一屆外文系畢業的于君方學姊同時也在今年獲選為中央研究院人文及社會科學組院士。故此,在返台一週的忙碌行程中,于學姐特地撥空接受專訪,除了與我們分享她與東海大學的淵源之外,也以她超過半世紀的治學經驗,對大家提供一些新思惟和建議。

 

在東海的流金歲月

       訪談前段,先由現任東海外文系蔡奇璋系主任與于君方進行對談。兩人一同看著第一屆的畢業紀念冊,于君方提到:「這些第一屆的同學有些人早逝,已經先走一步了。但有些人仍在國外的東海校友會中非常活躍。當時我們人數少,全校加起來一屆也才200人而已,所以大家都還保持很緊密的聯繫。像在2014年的時候我們還在聖地牙哥舉辦過一次同學會。」

       再翻了翻紀念冊,于君方又說:「早先外文系的人數蠻多的,我們班大概有30人左右。那時的課程主要以文學為主,所以我們讀了非常多的英國文學。此外,也因為開課老師的興趣,所以俄國的英譯文學也看了不少,大概就是美國文學比較少一點。」

       「東海的選課方式一直很自由,也鼓勵學生做跨領域的學習。像我就趁機去中文系聽了很多課,例如牟宗三先生開的『老莊思想』,徐復觀先生開的『宋明理學』,另外歷史系的課也聽了一些。」

       回憶早期的校園生活,于君方還記得剛成立的東海大學校園是小而美的狀態,因招收的學生少,師生得以全體住校,藉此讓大家有著很密切的互動,師生之間的學習不只在課堂上,更多的是課堂外的交流與請益。

       「早年念外文系是很流行的事情,因為覺得不論之後要學什麼,外文能力先培養好了就有更多發展的可能性。那時我也考上了台大,不過考量到東海大學的環境更好,而且是採用全英語教學,我就選擇來到東海;我和同屆的同學很多人都是這樣,考上了台大或師大,最後卻以東海大學為首選。」

 

赴美深造 學者生涯的開端

       于君方於1955年至1959年在東海大學就讀。1959年6月畢業之後,同年9月隨即赴美留學,展開下一階段的深造。

在東海大學畢業前夕,于君方已獲得美國兩所女子大學的入學許可。她回憶:「那時候我就在想應該要去哪間研究所,後來我跑去問系主任柯安思(Ann Cochran)老師,她聽到我被錄取的其中之一就是她的母校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就建議我和她做一樣的選擇,而我也從善如流的前去報到。」

       碩士學位拿到以後,申請繼續讀博士,于君方和當時在台灣念外文系然後出國深造的同儕一樣,本來選擇的是「比較文學」作為研究領域,她說:「多數人都是這樣選的,去做中文和英美文學的比較。那時候我的規劃是念完書後回台灣,就在外文系當老師。」

       然而,因留美生活中的一個轉折,讓于君方發現了自己更加嚮往的宗教學系,在結合個人興趣,再加上擁有創新的視線和方法,讓她能在宗教學的領域上發光,取得權威性的學術地位。

       「以前留學生在外都必須要打工啊,我就和同樣也在美國讀書的東海室友陳己香聯絡,說好我們要一起找工作、賺學費。」當時于君方和陳己香分處兩個不同的城市,但她們約好要在紐約碰面。沒料到陳己香的哥哥已經先幫她安排了一份唐人街海鮮公司會計的差事,沒了同伴,于君方就打消了去一個避暑山莊打工的念頭,轉而改找大學助教的相關工作。

       很順利的,于君方在哥倫比亞大學謀得一個夏季中文課程助教的職務。某日,當于君方瀏覽學校開課大綱的時候發現,竟然有宗教系的存在!這個發現驚喜地與她幼時生命經歷回應,她表示:「從小外婆就是很虔誠的佛教徒,我受到她很大的影響,對於宗教一直抱持著好感。我看到哥大有宗教系之後,就改變計畫,攻讀宗教學博士。」

 

新的眼光與方法 累積學術成就

       進入宗教系之後,學系的基礎課程帶領于君方對於世界上的各個宗教有了廣泛的認識。在選擇進一步的個人專業之時,她很自然地以佛教作為主修。于君方說:「1960到1980年代的美國,那時一般學者認為唐代是佛教的“黃金年代”,隨後就逐漸沒落了,幾乎沒有人在關注唐代之後的佛教發展。此外,坦白說,當時系上也沒有專門研究漢傳佛教的師資,我的指導老師狄百瑞先生的專長是宋明理學。」

       「不過,以宗教為主軸,用宋明理學的角度來看,我發覺佛教還是很興盛的,因為在各種典籍中還是可以看到當代士大夫對於佛教的諸多評論,也能從小說、戲曲中等各類文學與藝術中看到佛教元素的存在。這代表佛教仍在社會中佔有一定的重要性。」

       根據文獻中的發現,于君方進一步看到,雖然佛教經典深奧難懂,但市井小民卻能透過佛誕,大悲懺,盂蘭盆會、水陸法會,以及各種節慶和儀軌接觸到佛教,這些發現都是有別於以往宗教研究的全新看見。融會既有研究領域與方法,再加上個人創見,于君方完成並出版博士論文《中國的佛教復興:袾宏與晚明的宗教融合》(The Renewal of Buddhism in China: Chu-hung and the Late Ming Synthesis. ),隨後開始了數十年的教學生涯。

       取得博士學位後,于君方前往羅格斯大學宗教學系(Rutgers,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Jersey)任教長達32年之久。她謙稱,教學過程中與學生的互動也是敦促個人成長的一大動力,「學生最常問的就是佛教在當代中國的現況,以及一般人是如何接觸佛教的。為了回答他們的問題,讓我必須從文學、歷史和藝術中取得多方資訊,也曾經到中國住上兩年,在寺廟和進香的香客做訪談,更瞭解他們是如何接觸與認識宗教。」

 

開拓研究議題 取得權威地位

       綜合研究所得的多方領略,于君方表示:「對於研究,我的看法是要把歷史、各類文本與田野調查三種方式同時使用。我想這是我和其他人做研究很不一樣的地方。」

在實踐個人獨創研究方法,以及不斷回答學生問題的過程中,也讓于君方注意到觀音性別形象轉向的問題。據此她進一步說明:「早期的佛教經典對於觀音的性別形像其實沒有特別的敘述,觀音和佛陀一樣都是男性的形象。但從文學作品與戲曲中的描述,以及藝術創作中的造形,都能看到對於觀音形貌的描繪由男性逐漸趨向於女性。這種觀音形象的變化及其觀音信仰的探索,就是我畢生研究的心血所在。」2001年出版了研究成果《觀音:菩薩中國化的演變》的英文版本。 中譯繁體和簡體的版本也於2009 及2012分別在台灣和大陸出版。

       于君方在2004年應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邀請回母校任教,致力指導漢傳佛教的博士研究生,並於2013年退休,教學生涯暫時畫下句點。現今已達耄耋之年的她回顧一路走來的學術歷程,她提到:「很榮幸,能在自己的研究領域有一定的影響力。能夠多面向的蒐集研究材料,也能融會宗教、文學、歷史與藝術,我想這種做學問的能力與熱情和大學時期在東海念書有很深的關係。」

       于君方進一步回顧:「因為所有人都住校,能和師長有各種課內課外的接觸。在課堂上我們學到的是和外文相關的專業知識,在日常生活中,則是透過老師的引導知道自己有興趣、想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也知道要先有問題的存在,才能進一步就這些疑惑去找材料來解答。我體會到學術工作其實就像偵探那般,會從一個線索追溯到另外一個,找啊找的,一個連結一個,最後才會找到答案。」

       同時,也因東海的學生擁有很大的選課自由,讓于君方明白,雖然念的是外文系,但自己能學習的領域不只侷限於外國文學,對於念書,也不僅限於考試前的背誦,而是廣泛的多方學習,這才是正確的讀書習慣。

 

繼往開來 持續傳承、勉勵後輩

       雖然目前已離開第一線的教學現場,但于君方表示,對於推廣漢傳佛教是自己一輩子的熱情和職志。她說:「我和佛教的因緣很深。除了自幼就受到奶奶的影響外,也是聖嚴法師的入室弟子。因接觸佛典、對於教理有更多的認識,這讓我在面對人生中各樣挫折時都能不慌不忙、心神篤定。」

       回應這份因緣,于君方於退休後,去年完成了“漢傳佛教專題史“。 這是給大學生使用的漢傳佛教歷史教科書。而她也藉著中研院院士的身分,除了讚許台灣在佛教相關研究有很多進展、很出色之外,也期許更多人的研究取徑不只專注於佛經文本與教義的探索,亦能多方關注佛教與其他宗教、佛教與社會中各種領域間的關係。

       最後,于君方以東海大學第一屆學姊的身分勉勵在校的學弟妹,說:「要趁著這四年的時間多方探索,認清自己的興趣與職志為何,不要輕易地被目前流行的科系所影響。餘外,社會動態瞬息萬變,在找到個人發展方向之時,一則要提高專注力深入探索,二則要能順應時勢,做出適當的因應,才會有最好的工作或學術成果。」

 

東海大學王校長(左)親頒文學院榮譽講座證書給于學姐、外文系蔡奇璋主任(右)一同合影

于君方院士返校午宴照片 (攝於2018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