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_校友服務--100學年度-李紀祥校友

李紀祥校友

  • 單位 : 校友服務
  • 分類 : 100學年度
  • 點閱 : 285
  • 日期 : 2014-01-13

 

歷史系 李紀祥校友 (11)
 
1010525.JPG
講學年度
100 學年度
講學日期
2012/05/18(本日兩場)、2012/05/25
講學地點
人文大樓H309、H436、H308教室
講學方式
公開演講
講學題目

(一) 學術演講:司馬遷筆下的刺客世界
(二) 學術座談:孔子與麒麟
(三) 學術演講:地圖與世界:身在何處

      中文系於5月18日與25日邀請本所第11屆系友,現任佛光大學人文學院院長孫紀祥先生至系上演講。在5月18日上午,孫紀祥先生以〈司馬遷筆下的刺客世界〉為題,展開一連串的探討。孫先生一開始以先略論〈刺客列傳〉此一篇章在古籍史書中的異質性,指出司馬遷在《史記》中寫入〈刺客列傳〉並非尋常之舉。接著,再深入探索刺客列傳中的刺客,並提出幾個問題:刺客究竟有幾個?五個、六個或七個?司馬遷在編寫中的個人意見?以及高漸離是第六個刺客?
又提出司馬遷在撰寫列傳中運用的鋪陳手法:「待、遇、報」,指出刺客首先為孤獨的等待伯樂,出現賞識者後,刺客便為知己者死,透過這樣的手段,最後得以報主之仇。「死」在敘述中成為重要的劇眼,這樣的悲劇性使刺客的生命意義成為悲劇性生命,隨著情節的進展,牽動著讀者的情緒。分別談論刺客本人,再談論司馬遷的敘事手法,最後將兩者置於一處討論,建立連結。
      在5月18日下午,談到孔子與麒麟,提到《春秋》卷末的「哀公十有四年西狩獲麟」。並指出「麟」在《春秋》中的特殊性。《春秋》作為一部史書,具有承先啟後的地位,而「麟」這個意象,在這本不平凡的書中更有著不平凡的意味,十分耐人尋味。接著,孫紀祥先生以春秋三傳、韓愈的〈麒麟解〉、東漢的〈鳳凰麒麟碑〉、清朝馮雲鵬的〈麒麟鳳凰碑〉等古籍文物,考證麒麟演變和形象的轉變,再增加座談的趣味性之餘,試圖告訴聽者,「處處皆有歷史」。現場氣氛活絡的同時,也使聽者有了對歷史有了更具體的認識。
      25日的「地圖與世界:身在何處」相對於整個世界,我們身在何處?近代將世界分為東西兩部份,我們也認縱自己是亞洲人、東方人。而這東西的概念從何而來的?從地圖上來看,我們較習慣的亞洲位置卻是在左手邊,也就是東方。李先生表示,有兩中觀念,其一是只是單純的呈現地圖,另外就是歷史的傳承和接受,我們無意間慣性的使用這種地圖形式,這是我們自己歷史對中國對亞洲的定位,所以我們接受他傳承他。但對歐美人來說,從大航海時代開始,最初的歐洲中心到歐美平分兩邊,而亞洲則相對之下處在最東方,所以又稱為遠東。此一系列演講觸動人心、發人深省,實為令人難忘的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