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就業輔導暨校友聯絡室_校友服務--校友故事-教育改變了我的人生圖像-二屆中文系 曹永洋

教育改變了我的人生圖像-二屆中文系 曹永洋

  • 單位 : 校友服務
  • 分類 : 校友故事
  • 點閱 : 257
  • 日期 : 2014-01-22

二屆中文系 曹永洋 (寫於千禧年2000年3月18日)

初中時代,我讀了雷馬克的成名作《西線無戰事》,這本描寫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小說,是對戰爭最赤裸裸的控訴,使一直在溫室中成長的我,稍稍覺醒:原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幸福地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

大學我進入當時甫創立的東海大學,開始在彼時仍十分荒涼、粗獷的大度山過住校的團體生活。

這所標榜勞作教育,在課程上安排「通才」的教會大學,當然對數理基礎一蹋糊塗的我,無啥幫助,只是把我逼出經濟系轉讀中文系罷了。

可是台中的氣候、義務勞作制度(包括洗碗、清掃水溝、廁所、校園劃定的清潔區),還有小班制的體育課(尤其是柔軟體操),不但治癒了我的支氣管炎痼疾,使我這個向來「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公子哥兒,提前認識如何獨立生活。那一套美籍體育教授白克文先生、陳紹富老師和曾博文老師帶我們在草地做的柔軟體操真是奇妙的設計,十來種的體操,單是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兩樣就夠你瞧的了,二次大戰在海軍服役,當時三十來歲的白克文教授,帶著我們一起做每一個動作,直到最後一個同學喘著大氣趴在地上,他才喊口令換另一個不同的項目,老天!那時我們是19~20歲體力最棒的年歲。這一套柔軟但不輕鬆的體操,使我一生受益。

至於勞作制度,在成家六年後搬出老家,和妻子在公寓過小家庭生活時,懂得如何「敦親睦鄰」,三不五時,就從頂樓一口氣把四樓公寓掃個一乾二淨!

民國49年夏天,大學畢業,服預備軍官役,我在鳳山步校完成分科教育,然後分發到野戰部隊當步兵連排長。早兩年,我的部隊在金門823砲戰犧牲了不少弟兄。之後我在林口、湖口一帶完成四個月的基地訓練(從班教練到兩師對抗),雖然沒有機會到外島,四個月的行軍、訓練、演習使我接受了僅次於實際作戰的洗禮。

以上書本之外的教育,徹底改變我的性格和體質。

前不久,我看了〈搶救雷恩大兵〉這部電影,一向缺乏方向感的我,知道在戰場上子彈是不長眼睛的,但是我心裡很清楚,我生還的機率遠遠低於後來在南伊大取得生化博士,如今回母校東海教書的劉國鈞,他像《西線無戰事》中的老兵卡特有像狗一樣神奇的嗅覺和判斷方向的本事!

有一段時間,我因教書工作「倒嗓」,不時感冒、咳嗽,支氣管炎大有捲土重來之勢,想起當年拜受柔軟體操的恩賜,我40歲開始打網球健身,如今已逾耳順,還能耳聰目明,坐在書房寫作,都是體能教育給我的恩賜!